著名的黑龍雲流鍛地包丁的創造者日野浦司先生是新瀉的傳統刃物鍛治第三代。22歲子承父業開始了鍛造人生,延續傳統堅持手打鍛造刃物的路線,並且將之提升到藝術的層級!

日野浦司

在機械化的現代社會中,對於越來越習慣虛擬世界的年輕一代而言,日野浦司的作品,想要傳達出手工製品的溫度以及傳統技法的優點。

一般說到鍛治作品時都會討論到作品的氣勢或是狂野的風格等,但是日野浦司的作品不一樣。

首先,日野浦司先生的作品不會只用機器研磨,他的作品都會做最後的平滑修整,面與面的連接都很精準,邊界角度也很明確。外形抓得精準沒有一絲毫的歪斜,可以感覺到確實在研磨上下了不少功夫,不論是黑肌還是研磨面都很漂亮,鎚目像是湖面的漣漪一樣整齊的排列。

他對每一個小細節都相當小心謹慎,不計較花多少時間還有精力,我們可以從作品的外型看出其謹慎的態度。他的作品呈現出工藝品的美感又不失刀的氣勢,用端正一詞來形容的確是實至名歸。

不只是外觀,同時也兼具了機能性。刃身頗厚但也有同剃刀般的銳利度。握柄的手感很好,是可以長久使用的作品。此外,還很容易研磨,是兼具實用性與魅力的作品。
另外,做為日本傳統鍛造刃物產地之一的越後「味方屋」品牌的第三代的同時,日野浦司也發展出「司」品牌系列。

日野浦司先生的作品完全沒有多餘的裝飾,作品的出發點都是實用至上。小至每一個鎚目,素材與素材之間的密合等,都小心翼翼地在釘子頭等細節上下了功夫,用小槌子小心地敲,所以完成的作品都很細緻也很有個性。這些地方下的功夫並不是為了美觀好看,而是為了做出更好使用的工具,因此可稱之為「機能美」!

鐵隨著每次的敲打,會產生一種韌性,使得鐵本身變得更加強韌。雖然在科學的試驗下,鐵的碳素成分並沒有發生任何化學變化,但是實際上卻又確實應證出經過鍛打後的鐵變強韌的事實。

日野浦司先生親自示範了將軟鐵敲得很薄之後,再用鎚子敲,這塊軟鐵從一開始可以很輕易地彎曲變成無法隨意得彎折的狀態。

一般來說,大眾認為刃物的銳利度是取決於素材所含有的碳素量來決定的。但是日野浦司先生認為「素材的性質會隨著鍛造的過程改變」。這是在實際鍛造過程中所感覺到的現象。

日野浦司的作品都是用磨刀石開鋒的,他認為要能表現出碳素鋼的銳利度,磨刀石是最好的選擇!先用荒砥磨出簡單的面,在用中目、細目修整磨掉之前較粗的磨痕。最後再用天然的磨刀石收尾,刀刃尖端的研磨痕跡都很清楚整齊地排列著。邊緣的鋼材散發出青黑色的透明色澤,相對來說,地鐵的部分呈現出陰天般的濃厚色彩。能夠顯現出鐵材特殊質地的也只有天然的磨刀石了。

最厲害的是研磨之後刃口處,鋼材與地金很完美得融合在一起。一眼就能看出是件很鋭利的刀具,但是在所有鍛接的痕跡中,連一點微塵般的分界點都找不到。所謂的鍛接或是鍛造,都是非常高深的鍛治技術,行家能夠看出其背後所挹注的所有努力。最上等的技術才能夠創造出最上等的作品,並且為了使作品更富有魅力,連最終的研磨都是日野浦司先生親自手工研磨的。

日野浦司認為,透過自己親手研磨也算是一種品質的控制與管理。每天面對研磨的工作,當刀刃接觸磨刀石的瞬間專心聽其研磨時所發出的聲音就能判斷出鋼材及作品的成敗。

日野浦司先生認為商品的品質控管不但是自己的責任,也把這當作是自己創作的原動力,並且完全地樂在其中!

日野浦司先生平均一把作品光是研磨就需要花上兩個小時的時間以上。沒有人會喜歡花很多時間和力氣在做單一的事情上,但是要使和式鍛造刃物的優點能夠發會到最大,日野浦司先生選擇了最秏精力的辦法。

眾所皆知,如果使用機器的話就能省下鍛接的時間,用壓模作業的話就能省下火造打鐵的時間,甚至在連續爐上就能很快完成熱處理和回火,然而所完成的成品並不能說是特別優良的品質。

經過多次的研究,日野浦司確信鍛接、火造、水燒入等是造就高品質作品的秘訣。他決定要朝高品質的作品路線發展,而絕不以低價量販的方式來犧牲品質!

他將野鍛治的秘訣活用在工作上,對於非常要求刀具品質的客人,他究竟能夠做出多高超的作品,日野浦司一直都以這為目標、不斷地挑戰自己。

相反地,工業製品只求60分及格低空飛過。藝術家的期待在於使收藏者感到驚豔與完全的滿足。

如果不是成為鍛治師的話,日野浦司或許會成為一名爵士樂的評論家也說不定。光是爵士樂的唱片他就收藏了約莫有1600枚的數量。

1950年代是爵士樂的全盛時期,出現了很多留名歷史的音樂家。那些音樂家大多出身於貧困的環境,但卻能演奏出具有自我風格的音樂。

現在也有很多出身音樂學院或是名校的藝術家,他們的演奏實力也都不可置否地非常高超,然而過去的音樂家卻有著光是演奏單音就能傳達出音樂背後的訊息的能力。

日野浦司 牛刀

以煉鐵與日立安来鋼本三枚萬層折疊法鍛造之雲流鍛地和牛刀(240mm~270mm)、手雕銘木柄。以日本古式火造傳統手法製造、100%手工研磨開刃,此品比重握感極佳、充分表現古傳之魅力、極具收藏價值!

人類親手所創造出的東西,有的時候會有連科學都無法分析的狀況。如果有想做的意欲的話,就能學得一手技術。然而學得技術後又能做什麼呢?要如何才能做出富有自我風骨的作品呢?我們認為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能代表日野浦司先生個性的作品正是「雲流」以及後續衍生的「流水飛紋」。為了創造出具有魅力的商品為目標,日野浦司先生每天都持續挑戰著。看著他工作的背影,我們感受到日野浦司先生確實將鍛治工作的魅力完整地傳承到兒子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