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傳承自鎌倉時代的刀匠之鄉──岐阜縣關市,與愛知三河的產品設計師們的靈感結合,誕生了一把創新的日本刀!

我們希望透過革命性的作品,向未來致敬,彰顯日本傳統工業的輝煌時期。

融合傳統技藝與現代科技的「濃州堂 零式(のうしゅうどう ゼロしき)」,開啟了日本刀的新紀元。

位於關市的濃州堂(代表:五十嵐 啓司)與愛知縣安城市的設計公司有限公司D-WEBER(代表:水野 健一)相遇後,經過一年的熱情和努力,與岐阜縣關市的刀匠們一同打造了日本刀「濃州堂 零式」。(非賣品)

這款革命性的日本刀型號「濃州堂 零式」重新構築了自鎌倉時代傳承下來的傳統工藝,象徵著日本刀的未來。繼承了刀鍛冶之魂的關市,融合了傳統技法和現代技術而製作出「濃州堂 零式」!

目前此作品在岐阜縣關市「せきてらす」展出中。(特設企劃展預定於2024年7月左右)

 

傳統與現代孕育出的極致美學

圓的設計象徵著現代日本刀角色的轉變,昔日作為武器的日本刀,如今已成為收藏品和藝術品。為了符合藝術收藏的需求,「濃州堂 零式」找到了一個新的形態。其設計蘊含的意義深遠,象徵著不再是戰鬥工具的日本,以永恆的工藝繼續傳承給後輩,圓形代表著完美與和諧。

 

專業的刀匠

刀匠擅用機械,兩者攜手合作,為傳統工藝匠人提供了解方,這也是「濃州堂 零式」的使命。在引入機械加工的同時,濃州堂仍追求保留每件產品的魅力,並成功地將傳統與創新完美融合。

刀匠們用自己的匠心獨運完成了刀身,圓弧形狀的刀身原是難以通過鍛造和研磨來再現的,但濃州堂成功地實現了這一個目標。刀身豪氣,讓人感受到了其既直率又美麗的魅力。

而日本產業中的傳統工藝匠人,擁有優秀的技術,其出色的技術充分地發揮在「鎺(はばき)」、「鍔(つば)」和「柄(つか)」上。

 

開拓獨一無二、充滿未來感的刀

 「濃州堂 零式」旨在成為令產業界驚艷的日本刀、創造出新的價值,並且吸引來自各個世代的興趣和關注,同時也希望能夠增加對日本傳統工藝感興趣的人才。這個挑戰是由尊重傳統和具有革新意識的工匠們所發起的,他們試圖將日本的傳統工藝推向更高的層次,並創造出能夠開拓未來的獨一無二之刀,這就是「濃州堂 零式」的誕生。

影片參考:

 
來自設計師水野的訊息:

現代的日本刀

第一次訪問濃州堂時的第一印象。那裡的工作人員都很年輕,許多女性也積極地參與工作。關市是刀具之都,對當地人來說刀具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製作刀具是理所當然的工作。但是,繼承人手不足的問題也顯而易見。

繼承人手不足不僅是日本刀所面臨的問題,也是整個日本產業所面臨的問題。尤其是在專業設計師與產品設計領域,繼承人數量也在減少中。數位內容的普及減少了人們接觸實際物品的機會,這也是原因之一。

居合刀是由砂型鑄造特殊合金手工研磨製作而成,是沒有開鋒的。居合刀的製作過程非常困難,工匠們需要熟練地進行切削和磨光。因未來繼承人的減少,目前居合刀的訂製皆須等待約半年左右。


日本刀就像一面反映自我的鏡子

來自岐阜濃州的刀匠和一位在尾張(愛知縣瀨戶市)出生並在三河居住的設計師,一同打造刀劍,這命運般的相遇與契機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我意識到自己已經難以擺脫對「日本刀」這一形象的束縛。我不斷地思考能夠令產業界為之驚艷的是什麼呢?未來之刀會以什麼樣子呈現出來呢?

最終,我找到了答案──「重啟」。我放下了自己的心理障礙和先入為主的看法,不再尋求創造未來的東西,而是專注於創造可以傳世的東西。我要傳達的只有一個:「創造出美麗的刀」。

當我在濃州堂手持真正的刀劍時,感受到了恐懼和緊張,一振之下便能切斷物體的驚人威力,以及祂同時也是一種自衛武器。我想將這種感覺傳達給他人。我將刀劍解釋為一面反映自我的鏡子,於是我找到了「圓」這個概念。

將心靈和先入為主的看法全部重啟,這就是「零式」的由來與存在的意義!

 

工匠們熱忱的靈魂

我永遠不會忘記展示設計的那一天。在完成設計之前,我參觀了日本刀的製造過程。直覺告訴我,這是一件困難的事情。許多傳統工藝都是由專業人士分工合作完成的,日本刀也是如此,有刀匠的刀鍛冶、磨刀士和柄巻士等都參與其中。因此,展示零式的想法需要有所覺悟,因為有可能會被認為是對日本刀的冒犯,這絕對是一場真正的勝負!

在展示期間,大家都沉默了。有人低頭沉思。當我開始準備接受我的想法可能引起憤怒時,一位刀匠站了出來,他給了非常積極的意見。原本壓抑的氛圍一下子改變了。他的發言引發了「讓我們試試看」的共鳴,在周圍引起了巨大的波濤,從設計的展示到製作的道路被打開了。

回想起來,工匠和我都有著同樣的目標:「通過讓人們更廣泛地了解自己的潛力,引起興趣,並將其傳承給後人。」

至於零式設計的評價是:「我不知道能否做到,但實在是美麗極了。」

 

波瀾萬丈的經歷

直到發表為止的過程確實是波瀾萬丈的。刀鍛冶的工作受到氣候和溫度的影響,所以在梅雨季節或酷熱的夏天幾乎無法進行。在這段時間裡,刀身的製作停滯不前,我們只能依靠模型來反覆思考鍛冶的形象。在柄巻方面,由於從未製作過弧形柄,工匠們不得不反覆嘗試,一再重新製作。

在過去我所參與的所有項目中,沒有季節的影響,也完全沒有手工作業的限制,因此我們的步調完全不同。在進度管理容易的工作和不容易的工作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差距,這也是刀具製作過程的一部分。

 

讓未來看見日本傳統產業的光輝

從開始設計歷經一年的旅程,充滿了許多精彩的故事,感覺就像是非常漫長的一段時間。這是一個無法用言語表達的絕妙經歷。

我們投入了無盡的熱情,創造出了「濃州堂 零式」,目前正在關市的「せきてらす」展出,希望能讓更多人看到它的光輝和熱情!